产品分类 / Product
联系我们 / Contact

免费咨询电话:400-022-5310
一部:022-26346308 26346307 81431891
二部:022-86659033 86659032 81431892
传真:022-58675777
手机:13821358288 13702148788
联系人:康金洲  王绍伟  康金昊
            肖钢  刘永好  张茵
邮箱:26346308@163.com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 新闻资讯
煤炭业集体落魄:央企改做物流 煤老板变“负”翁
作者:admin 来源: 日期:2015-03-01 15:33:54 标签:

   面对日益低迷的市场,以煤为生的企业和个人,躺在煤炭上数钱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生或死,成了他们都不得不慎重面对的问题。
  为了生存,大多数煤企不得不走上转型升级之路。比如A股上市煤企的亏损王黑化股份,拟变身为一家物流上市公司。依靠煤炭开采的永泰能源凭借在贵州页岩气的勘探及江苏、陕西等地的发电项目取得推进,已逐步形成“煤、电、气”三大能源产业共同发展的格局。
  而那些曾经依靠煤炭发家,后被人戏谑为“煤老板”和“土豪”的一大批民营企业家们,也正经历着巨变。他们有的早已成为“负翁”,如曾经因7000万嫁女而风光无限的山西吕梁富豪邢利斌,现在身负百亿欠债而锒铛入狱;有的则忙着退出煤市,另谋出路,如曾是吕梁当地一家小煤矿的老板李志(化名),2月10日他在电话中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自己现在正准备创办一家有机农场。
  “但以煤为主要能源的时代并不会就此过去,关键是如何实现‘煤炭革命’,即产煤行业和耗煤行业全过程全领域的节能提质。”在2015全国煤炭高峰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克昌如此表示。
  央企龙头转身做物流
  作为央企焦炭龙头的上市公司黑化股份,过去几年的日子并不好过。
  这家位于黑龙江齐齐哈尔市,由中国化工集团实际控股的以煤炭开采和尿素生产为主营业务的焦化公司,上市已有16年,但在资本市场上,近几年已沦落到卖壳求生地步。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黑化股份装置老、规模小以及市场占有率差。据同花顺数据显示,从2008年开始,黑化股份的营业利润已连续多年亏损,2014年前三季度公司再亏2.7亿元,预计全年亏损额将达到3.05亿元。
  不过,这一情况恐在今后得以改变。2014年12月2日,黑化股份突然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随后,又于四日后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引起业界纷纷猜想。今年1月6日,黑化股份再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公告称,公司正计划出售现有全部资产及负债,“拟购买资产为集装箱物流公司”,但由于重组程序复杂,黑化股份称公司股票还将继续停牌。
  2月13日,长江商报记者致电黑化股份,该公司证券部一位工作人员透露,公司停牌转型,为“实际控制人整体打算”,即“中国化工集团出于自己的考虑谋求改变”。但对于公司转型原因及今后计划,该工作人员表示自己也并不清楚,“一切以公告为准”。同时他称,目前黑化股份正在重组过程中,“许多事情还是协商、谈判”。
  根据已有资料显示,这是黑化股份第二次筹划卖壳。因为利润一直处于亏损状态,黑化股份年报曾在2012及2013年两度被会计师事务所出示“非标准审核意见”,但得益于齐齐哈尔市政府的补贴,其才免于退市风险,并成为A股市场上名副其实的“不死鸟”。
  当有的煤企忙于跨界转型,有的则选择自我升级,永泰能源便属于后者。
  从已有的公开资料中显示,位于山西太原的永泰能源一直以煤炭开采为主营业务,主产品则全部为焦煤及其配煤。为保住自己的“江湖地位”,在煤炭市场江河日下的近几年,永泰能源除收购与煤相关企业外,还将公司版图扩展到其他能源。
  据了解,在全球对页岩气需求大增之际,永泰能源对贵州页岩气项目的后续勘探也取得了成果,同时在江苏、陕西等地的发电项目亦逐步展开。这些举措,将使永泰能源从产业结构相对单一的煤炭主业公司,升级为“煤电一体化、能源物流仓储、新能源”的综合性能源集团。
  类似情况还发生在其他的A股上市煤企中。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A股40家上市煤企中,多达六成煤企在谋求转型升级以自救,其原因均为面对煤市“寒冬”。
  昔日“煤老板”的转变
  百度百科中,是这样形容“煤老板”的:暴富、粗野,土豪。最近,又加上去一句“正在经历‘天堂’到‘地狱’一样的转变”。
  “说到底,‘煤老板’是外界赋予我们的标签,现在是怎么也撕不下来了。”李志说,“我并不否认自己因煤而富,也承认一些人在因为煤有钱后,表现出土豪的样子,但被贴上这样的标签,我怎么也无法高兴。”
  李志说,如果要仔细去算,现今的“煤老板”是有两代的,“第一代是当地真正靠私人煤矿发展起来的,第二代则是一些后来者,在看到煤有利可图时再加入的有钱人”。
  “我属于第一代,因为一直觉得煤还能挣钱,所以在第二代煤老板进入这个市场后,我没有退出。”李志解释。在解释时,他还提到另一位吕梁曾经的风云人物邢利斌。
  世人知道邢利斌,是在2012年3月,这位吕梁柳林的低调煤炭富豪在海南三亚,斥资7000万元为他的女儿举办婚礼。这场在当时号称史上最奢华的婚礼,经媒体发酵后,不仅让人们认识到了“煤老板”令人嗔目结舌的奢华,还将邢利斌带入了众人的视野。
  作为曾经山西省最大民营企业联盛集团的掌舵人,邢利斌被人们冠上了低调、公益的称号。但在那次轰动全国的高调嫁女后,邢利斌即被媒体披露,是故意“营造不差钱假象”。
  2013年8月,邢利斌与他的联盛集团被爆出负债超过百亿元,资金链出现断裂,这使原本就已艰难的邢利斌更雪上加霜。为挽救联盛集团,最初邢利斌想调节资金用于填补窟窿,包括减持香港上市公司3.36亿港元股份,后来不得不借遍朋友,甚至包括部分高利贷款,但最终难挡破产重组结局。2013年11月29日,因负债320亿元,邢利斌向山西省柳林县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组。
  不过,即便如此,故事也远未结束。2014年3月12日上午,邢利斌被警方从太原武宿机场带走,接受调查。9月,山西省官方披露,邢利斌正在接受调查。
  公开信息显示,山西的煤炭孕育了数十名富翁,贾廷亮、姚俊良、李兆会、袁玉珠、邸存喜、都因涉足煤炭而财富暴增,多人一度为山西首富。如今,贾廷亮、袁玉珠、邸存喜均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曾为山西富豪榜首位的李兆会更是陷入债务危机。
  也许,与邢利斌等富豪相比,大多数因煤而富,又因煤而“负”的人算得上幸运得多。
  一位陕西榆林的市民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当年在榆林市,多少人因煤而一夜暴富,现在又因为煤而一夜还原。更有消息称,曾经买楼不眨眼的煤老板走上了甩卖房产救急的地步,创下了一次甩卖99套房的壮举。
  “煤不值钱后,很多靠它发财的人都跌了跤。为了能够还上煤矿欠的钱,许多煤老板除了趁早把矿贱卖清理,甚至还把自己的房子和车卖掉。一些煤老板曾经是出租车司机,现在又干回了老本行,但是却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卖力了。”上述市民描述。
  再幸运一些的,是像李志这样虽然不再像以往那般盈利,却还不至于破产负债的“煤老板”。但李志亦称,自己“恐不会再继续做煤炭生意了”。
  “行情不好,再做下去也不是办法。趁现在还有点钱,想抽出身来做点别的。最近和几个朋友正在打算开一家有机农场,做点实业,但具体的计划还没确定。”李志说。
  “清洁”引领“煤炭革命”
  虽然大多数煤企净利润在下滑,也在谋求转型升级,但煤炭作为国民经济主要能源的地位在短期内并不会改变。面对产能过剩和低迷的煤炭市场,煤炭本身应该进行“革命”。
  在世界能源绿色低碳、高效利用的发展趋势下,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克昌称,“煤炭革命的目标是煤炭能够绿色生产、低碳利用以及能源结构更加优化、更加合理”。
  “但不论能源机构怎么优化,煤炭仍然会保持一定比重,因此能源革命并不是革煤炭的命,也不是去煤炭化。”谢克昌表示。
  也有煤炭行业业内人士表示,“煤炭革命”的核心在于整体推进煤炭在整个行业和产业链内的清洁利用,推进煤炭生产由“以需定产”向“科学开发方式”转变。
  “主要是改变原有的传统形象,向现代煤化工转变。利用煤炭开发利用方式的清洁化、高效化,实现清洁的‘煤炭革命’。”该人士解释。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能源中心主任郑新业则称,一直以来国内煤炭使用率低,环境污染严重,使得“清洁”一词成为煤炭行业核心词,因此“煤炭改革关注点应侧重技术革新,因为大家既要充足、又要便宜,还要清洁的能源”。
  为更好地给“煤炭革命”铺路,多地政府亦纷纷出台相关政策。
  近几年,山西省通过煤炭资源大整合,已将一大批民营煤矿关闭或整合。而在制定从煤炭生产源头开始,以清洁开采为突破口,推进煤炭绿色生产的政策外,山西省还将煤炭产业清洁低碳高效发展作为该省“十三五”期间能源发展的重点任务。
  就在不久前的1月26日,山西省省委正式下发推进“煤炭管理革命”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全面开启“革命兴煤”。
  专家表示,事实上,煤炭、焦化资源经历了长达10多年粗放式的野蛮开采后,不仅仅造成了部分地方资源浪费和枯竭,更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煤炭行业靠粗放式掘金的时代早已远去,科学、环保摆上了重要日程,清洁、高效是主题。尽管煤炭革命之路非常艰难,但必须无条件走下去。山西省开启的“革命兴煤”战略也表明政府是下定了决心,煤炭行业的革命已经到来。

推荐产品

相关新闻

    没有资料